睡觉中请勿扰

那什么我画画不好,有错的地方可以告诉我吗?( ˙-˙ )画的不好看,请见谅

短篇

不怎么好,见谅

我好像遗忘了什么,却记不起来————蓝曦臣

蓝曦臣这样想着,走回了家打开家门正准备喊一声“我回来了……”但是准备说出口的名字却在下一秒遗忘不知道这一声是对谁说的只能就这样,从门口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打开着电视却不知道为什么转到了一个宠物频道看着上面的小狗,转头向厨房的方向说“……有你最喜欢的……”却在下一刻愣住明明厨房里什么人都没有他是在向谁说?还是他将谁遗忘了
蓝曦臣又摇摇头,怎么可能他的记忆一向很好什么会忘了谁?只是暗叹自己过于敏感,就不再在意这件事

蓝曦臣将煮好的菜摆放好在卓子上,将两碗米饭放在卓子上抬头向沙发说“开饭了……”愣了一下却又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看着卓子上自己顺手盛的一碗米饭却不知道该由谁来吃卓上摆着几盘辣菜明明自己并不可以吃却做了出来像是为谁精心准备的,蓝曦臣努力让自己回想起来却什么都想不起来头脑里有一道声音在劝阻自己让自己遗忘。

蓝曦臣确定了一件事自己一定是把谁忘记了,并且那个人一定对自己很重要不然为何这个家到处都有这个人的回忆,可是到底是谁?蓝曦臣只好暂时放下这个问题吃完饭,洗澡完蓝曦臣躺在床上明明还没有到该睡觉的时候,大脑却早早的传来困意。

睡梦中蓝曦臣来到一个公园他慢慢的在公园里走,他走到一个阶梯下看到一名男子一身休闲装坐在台阶上低着头,但是男子有一双杏眼沉寂着星光一张俊秀的脸但是当那名男子抬头看向他的时候那双杏眼闪耀着光芒是那么的好看。男子站了起来朝着他走来在他面前停步开囗说:“蓝曦臣这一次我先走了,把我忘了再也不要想起答应我”话音刚落公园瞬间消失周围一片漆黑,男子转身就走往黑暗深处去处,而蓝曦臣站在原地说不出口,动不了只能看着他一步步离他而去

蓝曦臣拼命挣扎却毫无用处,眼泪一滴滴的流下掉在地上成为唯一的声音蓝曦臣突然能出声了大喊着:阿澄,回来!别走!

结束了后来我也不知道了

我不会画手,请见谅,另外我是不是毁了阿澄?

大家把字忽略掉吧,上了色果然好丑

缘梦(番外)后续

超小的后续,另外写的不好请帮忙指出谢谢。

江怜抱着狐狸小七下了山,来到了姑苏的彩衣填。就碰到了曾经带他出山的魏无羡蓝湛还有一男子,魏无羡走了过来将手搭在自己身上说:“在蓝二哥哥旁边的是他大哥泽芜君了”又对泽芜君说:“蓝大哥这就是我说的江怜了”江怜与蓝曦臣又互相自我介绍起来。魏无羡早就回到蓝湛身边了,魏无羡开口说:“令日可是彩衣填最热闹的时候了竟然相遇那便是缘一起走吧”江怜开口:“谁要和你们这对死给走了”但还是走到蓝曦臣旁边说:“我和泽芜君走才不是跟你们走”蓝曦臣看着江怜那别扭样竟觉得可爱,出口到:“要不阿怜和我们一起走吧”江怜点了点头。

魏无羡和蓝湛一路上说说笑笑,江怜与蓝曦臣在他们身后,蓝曦臣看到江怜一直盯着孔明灯便知江怜想放孔明灯,蓝曦臣开口说:“魏公子,忘机,阿怜一起去放孔明灯吧!”魏无羡开口:“大哥你要许什么愿?是不是打算许一个大嫂回家?”蓝曦臣开口:“魏公子,莫要取笑蓝某”魏无羡不再言语直接和蓝湛去挑孔明灯了,蓝曦臣对江怜说:“我们也去吧”江怜想拒绝但是看到蓝曦臣那人微笑的样子被灯光照耀失了神竟点了点头,蓝曦臣得到回应牵起对方的手走向小摊突然觉得他们本该如此手牵着手一直走下去。。

他们一起放孔明灯,江怜看着孔明灯时际是在偷看着蓝曦臣这一切都被小七这狐狸看在眼里,小七的眼瞳渐渐变暗无人知晓小七在想些什么?

有两对壁人在岸边放着孔明灯,似是天生一对又似是历经磨难终成眷倦的情侣

所幸我们终是有缘,终将殊途同归

大家可以把第一篇当做刀,第二篇是糖。

缘梦(番外)

新人写文,如果看不懂的话请见凉。

都说江家与蓝家水火不容,可知?在五年前两家的关系极好,不说原江家子弟的夷陵老祖与蓝家二公子含光君结为伴侣,要说就说江家前任宗主三毒圣手与蓝家宗主泽芜君,但是又因为什么变成如令这场局面?一切要从五年前说起。

五年前,云梦与姑苏一夜之间出现了无数走尸,造成无数伤亡,当时江宗主与蓝宗主得知此事之后立马带上弟子消灭走尸但是仍有无数走尸出来,跟本消灭不完江宗主与蓝宗主怀疑有人在制作走尸并且发现了走尸都是从一个地方出现的,江宗主与蓝宗主将子弟留下消灭走尸

他们两人发现了一座四合院还看到了无数走尸在周围走但是走尸看似乱走却有规律这让人无法靠近四合院。他们俩人看了对方一眼,手上拿着夷陵老祖制作的隐行符使用之后便向前走去,他们两人走进院子里看到有人在制作走尸立马拿出剑去阻止,蓝宗主与那人缠斗江宗主去破坏那用来制作走尸的法阵,那人看出江宗主的意图立马叫出走尸去阻拦蓝宗主一直与那人纠缠这样没有人操控的走尸虽然战斗力不强但江宗主也很吃力而且走尸数量太多,江宗主只好一边打一边找机会在一次缠斗中发现机会立马冲上法阵一紫电甩了过去法阵立马分裂成两半所有走尸都消失了。

此时蓝宗主正与那人缠斗,那人擅用毒导致蓝宗主一时无法将他打败,在法阵被破坏时那人失了神蓝宗主抓住机会将他打败,那人被打倒在地又站了起来捂住受伤的腹口他大笑起来说即然我的计划被毁了,突然巨大的灵力出现了江宗主说你疯了竟然打算自爆,蓝宗主与江宗主立马御剑飞行却发现没有了灵力江宗主对那人说你都做了什么?那人说你们的灵力己经被我暂时封住了强行使用就会重伤。那人就快要自爆了蓝宗主正要强行使用灵力将江宗主送出去时江宗主一紫电甩了过去将蓝宗主甩出院子时那人就自爆了巨大的灵力又将蓝宗主打到一块石头上,而院子崩塌了燃起雄雄大火赶来的子弟只看到了燃烧的院子和受了重伤的蓝宗主。江家子弟最后只在院子里找到被烧的只剩下一片紫色碎片和一银铃。

说书人顿了一下又说之后江家传给了大弟子,而蓝家宗主醒来后忘了一切关于江宗主三毒圣手的事。江家就此与蓝家水火不容。

故事结束说书人喝了杯茶打算离开却被一位公子叫住,那公子头带云绞抹额又面带微笑如君子一般身穿蓝家服饰腰系白玉萧说:“先生说的可是真的?”说书人说:“如果这位公子认为是真的那便是真的,认为不是那便不是一切都由公子选择。”那位公子听完就离开了,此时有人一身紫衣对说书人说:“小七,我们该走了,你能不能不动不动就变成人被发现了就完蛋了”说书人说:“不会发现的走吧”两人走出去与那名公子背道而行。

我们终是错过。

缘梦伪(预告)

小新人文笔不好请见谅,我看到我的题目有相同了所以但心大家搞错就改了。

我不知你为何如此坚定,那怕献出自己的生命也要救下那个人你曾说我不明白可是我早就明白了只因我那本给跳动的心脏早己没了声响——————————小七

无论怎样我都不会揭开面具,我的面具只配一人可揭开,无论如何都不会是你这种小人————江怜(江澄)

阿怜无论你是什么样的人,无论你出身如何,我只知道你江怜是我蓝曦臣此生唯一的道侣——————蓝曦臣

蓝湛我不会再离开你了,我们永远在一起你特别好我喜欢你————————————————————魏婴

阿婴不要再离开我了好不好,不要再扔下我一个人了好吗,世间最幸失而复得,最痛得而复失。所幸你回来了——————————————————————蓝湛

这是个伪结局预告,我也不懂我会不会这样写?

缘梦二

小新人写文,文笔可能不太好请见谅

第二天,凌晨平静的夜被打破有人晕倒在山谷里,江怜起来打水的时候看到的,便将二人带回竹屋,其实江怜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要将两人带回竹屋只觉得他们很熟悉而且看到那黑衣男子便有那种很生气却又无奈的感觉,将他们带进竹屋放进一间屋子里,为他们上药包扎伤口又打水替他们洗脸这时他才有心思打量他们只见白衣男子,头带着云纹抹额一身白衣虽染上了血腥却也盖不住那仙人般的气势,而且他样子还很看,而那黑衣男子模样清秀却遮不住那骨子里的邪气。却和白衣男子很是般配他们二人似乎是一对情侣,刚见到他们时手紧紧握着不愿放开搬回这俩个人真是累死了,等等!他们都是男的!妈的死给!想完的江怜暗骂一声就跑去煮药了。

白衣男子醒就看到了黑衣男子,见黑衣男子无恙伤口似被上了药包扎起来放下心来,看了看四周此处因是竹屋有人的脚步时传来有人进来了拿着俩碗药汤说:“你醒了这是药,衣服放在桌上把药喝了”把药递给白衣男子见那男子喝了下去就问:“你是谁?为何出现在这?”白衣男子只说了:蓝湛,遇险迷路”搞的江怜好一会才反应他这是在回答,江怜说:“我叫江怜”他没有说话江怜也不指望他回答又将一碗药汤交给他说:“这是给你旁边的人喝得他醒来后就给他喝吧我先出去了”蓝湛只说了:“魏无羡”便没有再出声江怜走进书房才反应过来是那黑衣男子的名字。

此时在客房的蓝湛己经将衣服穿好,又给魏无羡换衣服小心的避开份口带衣服换好后魏无羡醒来问:“蓝二哥哥你没事吧?”蓝湛开口:“无恙,可无不适”魏婴早就习惯他家二哥哥立马懂的他的意思笑说:“蓝二哥哥我没事不要喝药好不好?”还摇蓝湛的手臂,蓝湛直接喝了一口药便按住魏婴吻了下去将药渡到他口中江怜走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心里暗骂声妈的死给就退出去吃饭。不理死给这句话己经在他脑里不断出现搞得他烦死了,抱起小七打算出去走走散散心

缘梦

新人写文如果有什么不好的请帮忙指出谢谢
如有相同请多多见谅。

在一处安静的山谷,有一人在一片花丛中打理花草他站了起来巧一阵风吹过吹起他朴素的紫衣只见那人墨发飞扬俊美的脸庞却带着面具,唯有那双美目如星辰般耀眼,却又带着看透一切的沧桑,唯有一丝迷茫一闪而过很快就消失不见,朴素的衣服穿在身上也挡不住那人的气势 ,腰上的九瓣银铃似乎证明了他的身份。

离花丛不远的地方似发出了声响,那人放下花草走了过去只见一只狐狸正在一泥坑里打滚弄得全身脏,那人快步向前捉起狐狸的脖子说小七你又玩泥,看你这模样带出去说你是头猪都有人信。边说边走进竹屋走到浴盆旁将狐儿扔进水里那了块布看似用力时际轻柔的擦试洗干净了就将狐儿用干的布,围住后抱起来放在它的窝里把它擦干后把布拿起重新走浴盆扔了进去,做忙剩下的事

走向书房提笔抄写,微弱的阳光从窗户照射到那人身上四周全都安静起来,平时吵闹的狐儿也沉沉睡去。书房里只有写字的沙沙声,岁月静好,那人抄完落字江怜。

一切都那么安详,不知是有人做怪还是命中注定这份安详,宁静终于被两个人给打破

失忆篇

更新不定